毛小妹:中医在西方国家大受欢迎

2008-03-12    39健康网    姚青

  这期我们就将跟大家一起来聊聊中医在国内外的一些情况,首先让我为大家介绍一下本期做客访谈栏目的嘉宾:

  田合禄,专长于中医内科妇科,喜好易学。著作很多,有《中医外感三部六经说》、《生命与八卦——医易启悟》、《中医内伤火病学》、《中国古代历法解谜—周易真原》等等。

  毛小妹,是中医世家第三代传人,1984年毕业于中国第一军医大学医疗系获得耳鼻喉科学士学位;2003年获得美国加州利伯地大学东方医学哲学院颁发的东方医学博士学位。曾任耳鼻喉科嗓音专业主治医师。对优生优育和疾病预测方面的研究,走在中医的前列。

  李以坚,1983年从广东省体育科学研究所退休后开始潜心研究人体经络和脏腑之间的关系。于1998年设计了“人体经络测量仪”,并获得专利。

  三位专家在各自的领域都有自己对中医独到的简介,欢迎几位来到我们39健康网做客。

  外国人张开双臂拥抱中医

  主持人:首先我想请毛老师介绍一下中医在国内外的情况,外国对中医的接受情况又是怎么样的?

  毛小妹:中医在去年刚刚进入美国35年,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随着中药营养品的大量出口,而且由于外国人一直使用的是西医治疗,也经历了西医诊断手段非常强大、但是治疗手段比较缺乏、还有一些癌症等现代科学解决不了的病症的过程,因此很多人都希望能找到一种替代疗法。特别是西药的应用存在很多的弊病——比如说激素呀,抗生素呀,都有很多副作用。所以有些人就说,我就不吃药,我就要找绿色食品和纯天然的、没有创伤的疗法。他们觉得中医的针灸,刺一下再拔出来,没有什么损伤。在无奈的状况下,很多人就来找中医了。

  中医的口碑在国外比较好,而且越来越好。中医创造了很多西方医学治不好的、而中医就解决了的奇迹,媒体也在宣传,所以近十年来,美国各地建立了很多中医学院,培养了很多的人才,很多外国人现在也特别热衷于学习中医。

  三类人群是求中医主体

  主持人:来求医的都是哪些人群呢?

  在我的诊所里,有人问过:你们的病人都是求治哪一方面的?我说,总的来说有三大类:第一类就是那些被西医诊断也做过手术、但是没办法治好的,比如瘫痪的、车祸以后矫形了但是疼痛还没有得到缓解的病人,这是最多的一类。

  还有一类呢,就是西医的诊断数据完全正常,但是病人就是难受的,比如说长期的失眠,长期的精神压抑,疲劳症、低烧……西医没办法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就来找中医了。

  第三类人群也占了非常大的一类比例,就是追求养生长寿的人。他们觉得中医可以帮助他们保持长寿、健康,这是最新出现的一个理念。

  主持人:现在有那么多人都希望来了解中医,可是他们以前可能并没有接触过中医,尤其是外国人,他们能够理解中医的理论吗?

  毛小妹:病人进门肯定要问,什么是中医?他们通常会问,医生,你见过我这种病吗?医生给他摸摸脉、给他看看舌头,他就会赶快说是不是我的舌头没洗干净?他没有接触过这种文化,如果一上来就给他扎针,他会觉得很恐惧。西医的检查和诊断、治疗都会解释得非常仔细,会告诉你,你有什么症状、建议你做什么手术、会有什么副作用。可是如果中医不给病人解释,还要扎针进去,病人就会接受不了。

  主持人:那就是说,在治疗病人之前,您还要解释中医是什么,我为什么要这样给你扎针?可能这样做吗?

  毛小妹:当然是不行的了。如果一个外国人问你,什么是中国文化,那要跟他从何开始解释呢?说来话长了。而中医又必须跟病人沟通,要让病人从第一次谈话就信任我们,还要注重心理治疗。所以我们诊所就在桌子上摆放了五行图,把心、肝、脾、肺、肾按照不同的颜色表达出来:肝上面的绿色的是“木”,表示春天,它与人体的肝脏有关系,还关系到“开窍益眼”。这套系统就一整套写在这儿,“火”也是这样,“金”也是这样。这很简单,病人一看就明白了。

  把中医和封建迷信联系在一起是很不公平的

  主持人:病人会不会觉得这些理论很玄?

  毛小妹:他们其实不会觉得玄。美国人对中医的认知就像一张白纸,他们听到的中医信息基本上都是好的方面,而且随着咱们网络、电视的发展和外国人到中国来旅游的情况增多,很多的外国人都看到了中医的好处。总的来讲,报道是正面的。

  所以,外国人有了西医治不好的病的时候,他就一定想要试一下中医。我觉得,外国人是在张开双臂拥抱中医。

  主持人:就是跟国内的情况不一样,在国外,中医反而更容易被接受。

  毛小妹:外国人没有对中医“科学”还是“伪科学”的质疑,他们认为质疑已经有五千年了,经得起历史检验,它就是科学的。他们没有要不要再用现代医学来检验一遍的意识,认知比较健康。中国在经历了很多运动之后,容易把中医和封建迷信联系在一起,我认为这是很不公平的。

  中医需要一个自己的行业标准

  主持人:那么美国FDA对中药的态度是怎样的?

  毛小妹:去年我来广州参加过一个叫做“第三届中西医结合大会”,是5年举办一次的大会,那次来了很多的真“洋鬼子”。有一位发言的老外挺让我震动的,他说,中医有几千年历史了,有很多好的方剂。但是奇怪的是,这么多好的方剂在我们实验室的老鼠身上却被否决了。唯一通过了FDA的法规进来的一剂是砒霜,中医里面用来杀人的毒药,在美国被用来治疗癌症。为什么有这么多好药进不来,毒药却进来了呢?这是哪里出了问题?因为我们现在都是实验科学,要把药品的小分子在动物身上实验,经过临床一期二期三期之后,才能被通过。用这种小分子的法律来套这种天然的大分子的复合药物的时候呢,可能就会出现问题了。所以呢,我们希望中国政府能够给出一个法律标准,让我们能根据这个标准来提高主要的法律闸门,让更多的好药进入美国市场。

  现在出的一个问题恰恰是,中国人在消毒室里根据现有的FDA法律拼命把中药分解变成小分子,或者说向这个方向做了很多努力。其实,你们可以有你们的原则,有一句话叫做“和而不同”,中、西医根本就是两套不同的系统,你们走你们的路,我们走我们的。但是你们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中医的尺寸,我们根据这个尺寸来给中药“量体裁衣”,定一个法律标准。

  很遗憾的是,我们中医现在给不了人家。我们现在培养出来的中医已经把祖辈那点儿东西都给丢没了,不知道以前的中医是怎么回事了。而我们给别人的感觉是,中医是朴素的、唯物论的体系,是一门粗浅的学科。而实际上,中医是一个巨人,只是现在的人把它按一个小孩子的尺寸展示给人家,所以才会发生现在这种认知上的误差。

  主持人:那就是说,其实中医并不是不被国外接受,只是他们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接受?

  毛小妹:因为这是咱们国家的事情,要有自己的标准。然而咱们现在却非要用人家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就像用足球的标准来裁量篮球一样,就是一件本末倒置的事情。

  田合禄:中医是从一个整体来考核这个药物的作用的,而现在走的西医的路子是把中药元素化了,把它分解了,反而就失去了这个药物的作用了。

  毛小妹:我们用有毒的药物,可是我们还有解它的呢。我们利用它的正面的作用,而把它的有毒的副作用消除到最小。所以我们几千年来中药的配方和治疗是非常讲究的。

  外国人对中医的认识跟中国人对于中医的认识是不一样的。

(责任编辑:姚青)

39健康网(www.39.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39健康网 - 中国健康门户网站 Copyright © 2000-2014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