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仲强谈“如何构建和谐医患关系”

2008-01-30        

  嘉宾简介:殷大奎,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师协会会长;陈仲强,北京医科大学第三医院长,两位专家将就“如何构建和谐医患关系” 这一话题与网友在线交流。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正如大家所希望的,医患关系本应该是一种和谐融洽的关系,但目前医患纠纷是越来越多。医生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也不如从前,医生觉得工作压力越来越大,甚至有人打算弃医转行。是什么导致了目前这种不正常的医患关系?该如何看待、解决这个问题?今天我们的演播室就为大家请来了两位嘉宾,就如何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和广大网友进行在线交流。两位嘉宾分别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师协会会长殷大奎先生,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陈仲强先生,欢迎两位! 

  [殷大奎]全国的网友同志们,今天就医患关系我们在这个平台和大家交流和沟通我觉得非常有意义,大家上午好。

  [陈仲强]非常高兴有机会在这里和各位网友见面。

  [主持人] 感谢两位的到来。7月份,福建省连续发生四起医患冲突,患者家属也出现在医院设灵堂、摆花圈、放鞭炮、围堵医院和医生等等的“医闹”现象,虽然这四起医患冲突并不完全相同,但患者和医院都很“受伤”,短短一个月内出现四起严重的医患冲突应该说是当前医患关系困境的一种折射。那么首先还是请两位嘉宾谈谈自己对当前医患关系形势的看法?

  [殷大奎]当前的医患关系还是很紧张的,不过我自己认为评价全国的医患关系的话有两句话。

  一句就是现在已经开始走出医患冲突矛盾的低谷,见到改善医患关系的曙光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像你刚才所说的福建这种情况是很突出的,我是从全国的范围来看,我认为最大的一个思想武器就是党中央、国务院对改善医患关系有了一系列重要的指示。比如说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若干问题的决定》当中都明确地提出了“要尊重医学科学”,“要尊重医务人员的劳动”,而且给各级政府也提出了给广大医务工作者创造好的生活、工作的环境,在全国提出来要构建健康和谐的医患关系。 

  [殷大奎]锦涛书记也有很长的一段很重要的讲话,我觉得这是最强的思想武器。另外家宝总理多次在外地视察,特别是今年年初在吉林、辽宁视察的时候讲了很多很好的意见,他也对当前医患矛盾形势很理解,也对医务人员的压力甚至受气很理解,也提出来一定要尊重医学科学,要构建一个和谐、健康的医患关系。他甚至说到“你们很多的苦处我是知道的,但是你们不要对病人说,因为病人毕竟生了病”,他说“你们可以跟我讲”,这说明总理还是非常重视的。另外像我们吴仪副总理,高强部长,包括新来的陈部长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努力。这些是最有力的思想武器。

  [殷大奎] 第二,我感觉到这么多年医患的冲突、矛盾经过这些年的实践,经过大家的相互争论、辩论甚至有些冲突,慢慢地大家感觉到比较理性了,原来看病就医难的问题很多发达国家都没有解决,原来医患的关系从各自的角度来看就比较公正、冷静了。原来要解决“看病难、看病贵”不是那么容易的,还有这么多的原因,还不仅仅是由于医院的医生,当然,不可否认医院的医生在这里面有一定的作用,但是现在大家比较理性了。

  [殷大奎] 另外一点我觉得很重要的就是折腾了这么多年来了,后果是对谁都没有好处的。你看,医患关系不好,受到损害最大的可以说是病患者,因为现在社会不满意,政府也不满意,我们广大医务人员、医院更不满意,所以这是对谁都没有好处的。所以一定不能把这种医患矛盾再持续下去了。

  我对这个形势是这么看。

  [主持人 ]主要是咱们的医患关系还是非常紧迫,存在一些问题,那不知道在陈院长看来当前医患关系是什么样的形势呢?您一直战斗在医疗的第一线。

  [陈仲强]我非常同意殷部长的看法,因为现在的医患关系和过去相比应该说是处于一种比较紧张的状态,或者说是我们有时候愿意用“低谷”这个词来形容现在的状态。但是由于整个社会的关注,整个社会开始走向理性,从中央到政府,到各个行业的管理以及到各个方面,大家够在共同努力认识清楚这个问题,新的思路出来,这样我们会说“用若干年把这个问题向好的方面调整”,这是最基本的一个环节。 

  [陈仲强]如果大家都还不理性的话这个问题就很悲哀,但好在现在从中央到政府,到地方;从医院到患者;从社会媒体到普通百姓,大家都通过争吵的过程意识到原来这里面有很多的问题很多缓解,怎么处理好这个问题,这才是最基本的基础架构。

  [主持人]好,谢谢陈院长,那什么时候医患关系就成为了社会的热点问题呢?医患关系在以前是怎么样的呢?因为您以前也是我国的卫生部副部长,对咱们国家的卫生医疗事业非常了解。

  [殷大奎]好的,我进大学以后到临床的教学科研再到学校将近半个世纪,所以说可以说是我国卫生事业发展改革的见证人。

  以前的医患关系大家都很向往,非常好,不仅在我们国家,全世界都是如此,有两个最受尊敬的行业。

  [殷大奎]第一个就是教师这个行业,人要学知识、学文化必须尊重教师,如果没有知识和文化你将来没有办法生存和发展。第二要有健康的体魄,就是健康素质,所以没有健康也不行,健康靠什么呢?当然,首先靠党和政府重视,但是主要还是要靠广大医务工作者维护。所以你要维持身体健康就必须尊重他。所以为什么全世界对这两各行业最尊重也是待遇最高的很重要的原因。 

  [殷大奎] 我们很长一段时间医患关系是非常不错的,所以社会上把我们称为“白衣天使”,SASR的时候称为“最可爱的人”,但是后来为什么慢慢就不好了,甚至相当不好了,我看可能还是最近十年、二十年的事情,尤其是最近这些年。

  因为我们从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不管是体制方面、机制方面,在各个方面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其中很大的一个变化就是老百姓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温饱问题解决了,吃得饱了,穿得暖了,各个方面都都得到解决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他认为是健康问题,因此对健康的需求特高,对健康的期盼也特高。 

  [殷大奎]再加上我们在这方面因为还是一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GDP才两千多美元,所以没办法和其他一些国家相比。再加上医疗有一个趋高性,其他行业我觉得都不如医疗趋高性这么明显。比如一个农民到城市里来,他看宾馆这么贵不到那里去住,他到大商店一看衣服那么贵不去买,但是越是穷人,越是农民越想到大医院,比如北京协和去,找追好的医生,所以这和其他的还不一样。 

  [殷大奎]所以现在我们医疗卫生单位有很多一部分还是公立的,但是因为现在发展很快,政府的投入应该说是严重不足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大一部分医院都是要靠自己维持、发展的。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就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还有我们诊疗技术、医疗质量、管理水平和十年、二十年以前、三十年以前没办法相比。 

  [殷大奎]我举一个例子,以前心肌梗塞的病人可以说70%、80%都死掉了,现在是70%、80%都可以救活,肿瘤以前的治愈率大概30%都不到,现在远远超过了这个水平。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科学技术,我们的仪器设备,医生的素质、管理水平,包括政府提供的各方面就医的条件,你现在看哪个医院和十年前、二十年前相比都是绝对有发展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当然这些先进的技术、人才、设备都是要花钱的。所以一个心肌梗塞以前我们一方面是止痛,然后维持血压,有心理紊乱的时候解决心理紊乱,现在一来六小时内溶栓,放支架,都是很贵的,架桥等等,所以老百姓觉得负担很重。

首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尾页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