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药品加成”是路却难行

2009-06-03    39健康网    文建国

  3月18日,有媒体报道称新医改方案将在当日向公众公布,此消息牵动了无数人的神经,以至于数小时后卫生部办公厅立刻发出严正声明澄清此失实报道。一个小风波,已经能看到所有人对“看病难、看病贵”的现实所抱有的热切改变的期望。新医改方案正式颁布后,当中关于取消药品加成政策的表述,是最吸引众人目光和引起争议的焦点之一。

  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对新医改做出阐述的时候指出,公立医院改革将推行取消药品加成政策,医院由此减少的收入或形成的亏损,将通过增设药事服务费、调整部分技术服务收费标准和增加政府投入来解决。

  公立医院的15%药品加成所形成的“以药养医”现状,是医改急切希望去除的毒瘤。通过取消药品加成,让药价降下来,让病人看病吃同样的药花更少的钱,从受惠的一方来看是一条可行的路;再通过增设“药事服务费”等措施,来解决医院因降低药价而形成的损失,从受损方来看问题仿佛也得到了解决。但现实是否真能如此顺利?

  自08年底开始,广东、江西、青海等地都先后在公立医院推行取消药品加成的试点,但进展现状都并不如人意。中国医院协会副会长、广东省医院协会会长张衍浩先生向记者表示了他对药事服务费的观点:“从2001年开始,国家就对药品价格体制采取了很多改革。2001年,城镇医疗体制改革指导意见就提出了医药要分开,就是说要把门诊药房从医院剥离。国务院当时在广西柳州试点,但最后是不了了之。我们看病除了挂号费,还有诊金,它事实上就等于处方费,医生开处方要收药事服务费,可以理解为‘以诊养医’。处方费在国际上有些国家已经做过,但在后来都取消了,为什么取消?穷人反对。比如说,收十块钱的处方费,那么富人开药开一千块钱是一张处方,那也收十块,而经济拮据的人开几十块钱的处方也是收十块,于是穷人便反对说这个东西是有利于富人,所以国外便取消了处方费。对于我们来说,要解决的问题是这个药事服务费要以什么标准来收?到底是以一张处方收多少钱,还是以药品的这张处方多少钱的百分比来收,如果以处方数来收费,那么处方数一定会很多,同样地会导致看病贵;以百分比来收,肯定导致大处方。”

  那么,技术服务的收费标准调整,是否能对解决这一问题起到相应的作用呢?张会长表示,技术服务费容易让群众产生疑问,此费用从何而来,是否属于高收费或者变相提价将成为患者最大的疑虑。

  一名妇幼医院检验师向笔者透露,根据卫生部下发的收费指南(行内称为“黄皮书”),女性白带常规检查标准收费低于10元,目前大部分医院的收费价格在20~40元范围。对于这项低成本的检验项目,部分三甲医院只需要在此项常规检查当中,增设其他检查项目,例如寻找“淋球菌”或“线索细胞”等等,将一个单项检查包装成为“检查套餐”,即可将收费提高至100元的水平。从检查项目来看貌似更为全面了,然而实际患者是否有此检查需要,也只能听从“医生的建议”,为了自身的健康着想,患者无法拒绝这种可能非必要的高额检查。

  广东三九脑科医院院长单国心先生的分析更能从医院的角度去反映问题:“尽管近年来我国经济实力有了很大提高,国家对医疗卫生的投入也有所增加。但不论从政府投入卫生事业经费占总建设资金投入的比例,还是投入的总额,我国都与发达国家,甚至与许多发展中国家有很大差距。政府不能或虽有意愿,但实际难以能够向卫生事业投入足够的经费,医疗机构要生存和发展,必须有其自身的资金来源。‘以药养医’或‘以诊养医’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不论是‘以药’还是‘以诊’养医,通常都不是政府‘买单’(公费医疗除外)。自费也好、社保医保也好,都是消费者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即‘消费者养医’。只有投入足够了,‘消费者养医’的问题才能从症结上得到解决,这个问题不难推论。”

  而对于政府投入,张衍浩会长认为需要非常妥善的安排才能行之有效。“财政投入需要用到很多钱,在这个改革方案里面的项目很多,比如加强公共卫生需要钱;基层卫生,包括要支持社区,每年也要很多钱;投入到医院需要很多钱;要保证医疗公平,加强社会保障也需要很多钱。如果没有一个很妥善的安排,政府的投入很难实现预期的目标。”

  “如果政府真有能力投入足够的资金弥补医院“以药”或“以诊”养医的费用之差,政府的资金会向所有医疗机构开放吗?也就是说,除了公立医院之外,其他占我国医疗机构总数中很大比例的企业医院、民营医院、个体诊所是否也能得到同等对待?要知道,不论是药费还是诊费,其在患者诊疗费用中都占一定的比例,费用总额很大。各级政府的资金预算能够拿出多大的数字来满足这个很实际的需求?” 单国心院长向记者表达了他对政府投入方面的担忧。

  取消药品加成也并不如表面所看到的,仅仅对医疗机构的收益产生影响。医疗和药品作为完整产业链中不可分割的部分,这一政策对药品环节的影响也不容忽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药企老总向记者提出了他的担忧,“取消药品加成对医院的利润收益会有极大的影响,而政府对医院在这方面的弥补性投入究竟有多少,按什么方式去做还不明确,医院为了维持运营和补充收益,可想的最直接渠道是要求药企让利,这无形对于制药企业的经营造成更大的压力,但目前药企所提供的药品价格已经非常低廉了,可下调的空间实在有限。”

  如果我们把“取消药品加成”是医改要走的其中一条路,那么,之前我们开凿这条路的方向是歪的。既然无法回头,也希望能拐个弯就把路重新开正。取消药品加成,看似是一个让我们走上解决看病贵的方向,但朝着这个方向开凿,我们还需要搬走沿途很多的大石、填上随处可见的深坑。这条路并不好走,荆棘满布,陷阱重重,方法,也许只能沿途摸索。

(责任编辑:文建国)

39健康网(www.39.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