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明德:新医改强化市场竞争机制 企业必须以变应变

2009-06-03    39健康网    文建国

  新医改方案的颁布确定了医改总体方针,落实了党中央意见的具体行动方向,明确体现了政府主导下充分发挥市场竞争机制的指导性方向。方案与此前的征求意见稿相比有很大的提升和优化,这也体现了党和政府对医改思路的高瞻远瞩。新医改方案是令人鼓舞的,其变化与征求意见有着天渊之别。

行业专家激论医药行业互联网营销

  鼓舞人心的突破性变革

  新医改方案有着众多亮点,其中有一些特别值得我们关注。首当其冲是对医改试点政策的变化。方案指出,医改的原则性框架由中央指定,具体试点的组织和内容的确定在中央框架下由各省制定,也就是将创造性落实中央医改试点政策精神的权力交给了省。这也意味着医药企业的工作重点需要从策略性上有所偏向,将工作重点放到省,而不是北京,市或者县。

  这是我国第一次在医疗改革行动前,在党的代表大会上把目标、任务、基本原则确定下来,并以党代会的决议指导的改革。而且破天荒地在决策前用一个月的时间向全国人民征求意见,相信通过各种渠道最终上达中央国务院的意见超过8万条。在这样一个前提之下所颁布的新医改方案,其中最核心的精神是“全覆盖”。只要在医疗改革当中将全覆盖落实到位,福祉送到给农民、城市中低收入人群,医改的大部分任务就可以视为基本完成了。

  我们能从政府对新医改的决心当中,清楚地感受到政府责任的进一步强化。政府看到了投入不足障碍了医改的深化,主动对自己提出了严格要求,8500亿的投入便是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拿出来的。在我国,此前并没有任何另外一个改革有如此巨大的投入。8500亿是年平均卫生总投入翻一番还多的数字,这一完全新增的费用投入在国家历史上是一项空前的举措。

  全面强化市场竞争机制

  新医改方案颁布之后,过去有着激烈争论的问题有了结论。对于新医改应该走哪条路,相关的政策细则有了明确的答案,我们能从很多方面看到医改的所有环节都更多地采用了市场机制。

  价格法中对定价、指导价、备案价有不同的法律授权。基本药物指导价原则的确立,表示了一个倾向——中央今后对药品价格的管理取向是放松行政管制、强化市场定价,统一定价的药品会越来越少,管理层次也会越来越少。取消定点生产,采用市场机制,减少行政对市场解决问题的干扰。由于市场定价是在省级招标工作中进行,因而医药企业的工作重点应该转移,一省招一次,一次招全省,这会对原有的企业经营带来极大的变化,企业应该对市场的变化更为敏锐,以变应变。

  在医改路上,政府必定会花钱办实事,不管是公立、民营还是外资机构,谁能按政府的标准把事办好,只要从事基本医疗服务,政府都给予相应的补贴。政府鼓励各种不同投资主体加入到医疗卫生投入,鼓励医院有更大的经营自主权。医疗单位的医疗服务也采取国家统一定指导价,医院各自定价的形式。这将给患者更多的选择余地,医院之间会增加竞争机制。

  今后的医保不是医保办一家来管理,只要从事为基本医疗服务的医疗保险业务,只要有保险的资质,都可以参与,这说明中央赞成在医疗保险领域同样引入市场机制。

  普药市场扩容,药企重心转移

  新医改当中涉及的两个目录关系非常微妙。一个是基本目录叫小目录,一个是医保目录叫大目录。中央决定小目录全部并入大目录。通俗表述就是给城市中的居民、农村中的农民这两类人用药时候给基本药目录;给职工既可以用原来的职工医保目录,也可以用现在的基本目录。它有两个导向,凡是在基层看病,凡是优先采用基本药都给报销,鼓励大家按照中央的导向,尽量把小病留在基层,尽量看病时首选普通药,基本药。8500亿的投入,2/3在基层,国家规定的15种传染病全国人民免费,13种列入计划免疫力疫苗免费接种,对特困人口实行的救助制度,给老百姓带来福利。

  通过这些相应政策的落实,粗略估计,这将每年为普药激增1600~1700亿人民币的市场,这一数值仅为药品,不包含医疗服务。

  这个数字会给医药产业的发展带来巨大的推动力,企业要想抓住机会,关键在于把经营方向与中央投向重点保持一致。单独定价与参与招标对药企来说将带来新的矛盾,营销上的变化将迫使企业面对新的选择。

  在前进中摸索的新医改

  五项工作,前四项我定性为“增量改革”,中央拿钱你办事。第五条不一样,是公立医院的改革,非常负责,牵涉利益面很广阔。不期望3年能改好,需要更长的时间,一个医药分开有一百个不同意见,目标是坚定不移的,改革中摸索。医药企业都应该积极参与到改革试点工作当中,只有真正参与当中,才能提出更具建设性的意见,我们的声音才不会被医改所遗忘。

  所有的改革方案都是好的,但监督机制不可或缺。良好的监督机制是保障改革严格认真按照方针落到实处的基础。行业协会等社会组织、个人对政府,对医疗机构和相关体系的运行绩效进行独立的评价和监督。希望大家积极参与医改试点,把你们的意见奉献出来,我们才能得到最好的试点方案,才能为今后医药产业的健康发展我们提供一个好的政策环境。

于明德,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  国家经贸委经济运行局副局长、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常务副会长。原国家经贸委医药司司长,历任辽宁省医药管理局局长,国家医药管理局财务与市场流通司司长。长期从事药品生产、流通等管理工作,现主要负责医药行业发展战略规划及医药企业改革的政策措施等行业管理工作。

  注:文稿根据2009年4月24日医药企业营销高峰论坛中于明德主题演讲稿整理

(责任编辑:文建国)

39健康网(www.39.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