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深圳也许有重大突破

2009-02-27        

  医改,深圳也许有重大突破

  主持人:各位好。

  到目前为止大家知道经济危机依然在蔓延之中,经济下行的趋势依然没有见底,作为普通人我们都感觉到我们的生活和工作都不同程度受到了影响,我们该怎么办?政府又在做些什么?我们需要答案。相信每一位市民都留意到,在中央政府和各级地方政府所提出的涉及的金额多达数万亿元的提振经济的计划当中,有相当多的财政收入被指向投入到民生领域当中,希望能够解决长期以来我们普通人非常关心的医疗、住房、教育等一系列民生难题,那么,在这样一个金融危机爆发的背景之下,大量的财政收入投入到民生领域,从多大程度可以解决长期以来积累的民生难题,我们在现实生活当中又是否能够感受到这些投入给我们带来的切切实实的生活好处的,我们同样需要答案。今天,我们请到了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先生。

  廖新波:大家好。

  主持人:廖厅长,我们看到一组数字,在新的医改方案当中,有两个数字引起我们的关注,在3年内投入8500亿元,专门去解决长期以来普通人最关心的,例如我们医院的医疗体制改革问题,农村和乡镇医保体系同质同价公平性问题,我们很想知道这8500亿在三年之内究竟应该重点投向哪些领域,它们预期希望起到怎样的效果?

  廖新波:其实这8500亿怎么投我们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什么方案,从最近卫生部的会议里透露,8500亿怎么控制的问题,中央政府是3300个亿,言下之意剩下5200个亿由各级政府投入。作为广东省是否能够得到中央3300亿里面的一部分,我想可能不多,关键就是5200个亿里面广东要占多少?作为广东省来讲,一个经济发展大省,应该也有理由投入更多的钱在我们医疗卫生事业。至于说,整个民生里面医疗占多少,我想政府也正在研究中,也从中央的信息里面透露,中央计划拿700个亿用在1300个县级医院,使县级医院的基本建设大设备在这三年内得以解决,其他运营管理的问题就由医院院长和医生来共同去探讨。

  主持人:人们很担心,也非常关切的是钱拨下来了,用在哪里,把钱用在刀刃上,如果我们站在广东这样一个背景之下,您觉得在目前这些钱在广东的医疗体制当中、医疗事业当中,最应该投向哪个方向,是事先预防,是社区医院的建设,是农村的医保,还是继续加大城市当中公立大医院所占有资源的垄断性?

  廖新波:我觉得政府投入应该放在卫生方面,防御方面,因为从现在新的管理模式来讲,或者新的医学模式来讲,预防为主,平时我们搞好预防,群众少生病,或者说群众的病及早发现,因此在这方面应该放多点钱下去。至于说在医院里面投多少呢?我想主要要看政府的财政有多少,或者说我们政府在基本医疗里面计划给市民一个什么样的服务,也就是说我们基本医疗里包含什么内容,这是一个投入问题。其实,在建立一个医疗安全网方面,我想政府也应该放多点钱下去,因为关键还是一个社会的问题,医保的问题,因为医疗本身可能是收费比较高的一个领域,在国外同样存在看病贵的问题,但是国外的经验就是解决了一个社保网的问题,所以群众觉得看病不是很贵。我个人观点,一个是投在预防,一个是投在医保。

  主持人:您认为在政府大量的财政投入当中,一个是预防,一个是社保网络的建设,但是以您所了解的情况,我们目前所投入的水准,政府的投入是恰好合适的呢,还是远远不足,不足的原因是什么?

  廖新波:其实我们现在存在很多问题,刚才讲的是医疗和预防的问题,其实医疗投入的方向我觉得是在基层,尤其是乡村卫生院,或者是县以下的医疗机构,城市里社区医疗中心。因为这两个地方,确实是解决看病贵和看病难的一个关键点。至于如何进行一个区域布局,在政府方面应该有一个总体的规划,所以在这个方面政府的职能是做什么?其实一个就是规划,一个是监督,一个是准入。监督就是监督我们所有的医疗行为,监督我们基本医疗建设的情况,去加以落实。准入,其实也是给医院的一个服务标准,社区医疗是做什么的,专科医院做什么的,省一级的、乡一级的医院是做什么的。

  主持人:站在您的角度来说,您觉得现在政府的投入与您自己作为一个专业人士的预期差距大吗?

  廖新波:应该还是很大的,缺口还是很大,因为长期以来我们的医疗卫生投入确实是很少,从具体的数字来看,广东省在政府方面所占的比例很少,只有两点多。如果在全国来讲,如果放在世界来讲,我们的医疗投入仍然很低,因此在新的医改方面我们的目标是逐年增加投入,一直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这是我个人认为的。但是具体要投入到一个什么样的比例?我认为八到十是比较恰当的,如果太高我们做不到,太低我们提供不了有效的医疗服务。

  主持人:您觉得要达到八到十这样的投入的比例,多长时间可以达到?是目前立即可以做得到的吗?

  廖新波:如果在全国来看,我想时间可能会长一点。如果从广东的实际来看,我觉得三年内完全可以投入。

  主持人:另外一个人们在关注的问题就是广东最近拿了三个城市来作为试点,来解决以药养医的问题,希望能够找到一条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的一个有效的途径,一个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取消了医院赖以为生的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的药品加成,您认为这样能解决问题吗?

  廖新波:其实我们现在所做的试点只是一个方面的试点,而不是全面的试点,因为医改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的面、部门比较多,同时也涉及到政策的问题,因此目前广东所推行的药品价格改革和服务价格改革只是一个方面,如果对于我们市民来讲,这可能不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为什么呢?其实我个人认为,取消了药品加成,增加了药素的服务费,减少了大型检查的费用而增加服务费用,这一增一减其实市民没有感觉到什么,相反,我们还可以认为可能会有所增加,为什么?因为整个医疗收费里面药的收费目前在广东是占40%左右,如果说减少了15%,也就是40%里面的15%那不是很多,而增加了医疗服务费同时也增加了一个药素服务费的话,这就显得比较多了。所以,如果说按照平均一个处方150块钱来讲,我想没有减少多少。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