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张咏:解构《食品安全法》保健食品身份之谜

2009-10-23 20:53:0039健康网
核心提示:当《食品安全法》正式实施之时,我们看到了第五十一条赫然增加了对于保健食品的监管法规。这一条涉及我国保健食品法律地位的法规是如何增加进去《食品安全法》,并没有具体的信息见诸媒体。促成这一结果的过程有何隐秘之处?带着这一疑问,笔者采访了事件当中的核心人物,广东省保健行业协会秘书长张咏。

专访视频: 广东省保健行业协会秘书长  张咏

  历时3年,历经全国人大常委会4次审议的《食品安全法》从2009年6月1日起正式实施。众所周知,国家明确规定保健食品必须与药品分开管理,而在2007年10月第一次提出《食品安全法》草案之时,保健食品并没有在《食品安全法》当中有任何的提及。这个被《食品安全法》忽略掉的“弃婴”将令全国保健食品失去身份变成黑户,所牵涉的将是全国超过1000亿的保健品市场。

  当《食品安全法》正式实施之时,我们看到了第五十一条赫然增加了对于保健食品的监管法规。这一条涉及我国保健食品法律地位的法规是如何增加进去《食品安全法》,并没有具体的信息见诸媒体。促成这一结果的过程有何隐秘之处?带着这一疑问,笔者采访了事件当中的核心人物,广东省保健行业协会秘书长张咏。

  张咏是笔者曾接触过的医药健康行业里最为年轻的一位协会秘书长。38岁的张秘书长总是精神饱满笑容和蔼,超过一米八的魁梧身材自生出一种持重干练的气魄。

  2007年6月,张咏收到中国保健协会的一份快件,这就是《食品安全法(草案)》的内部征询意见稿。出于对该法案的关注,张咏当天就对这份草案进行了反复的阅读和研究,“因为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让我对保健品和保健食品这字眼特别的敏感,反复阅读过后确定当中没有任何提及,这让我当天晚上一直没有睡好。”为什么保健食品会在这其中被忽略掉呢?这个疑问一直萦绕张咏的心头,他向笔者阐述了当时心中的几个猜测:其一是国家打算取缔保健食品这一称号,其二是打算对保健食品单独立法,其三是真的被忽略掉了。在张咏发现这一问题的时候,距离该草案的正式发布还有接近4个月的时间。

  《食品安全法(草案)》与之前的《食品卫生法》相比有着很大的改动,张咏对在草案上找不到保健品或保健食品的字眼感到十分遗憾。第二天他对相关的资讯进行了进一步的收集了解,也给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健品监管处的谢副处长打了电话。此时的张咏只希望了解一个问题——保健食品究竟有没有其法律地位。谢处长当时也显得十分茫然,同样发现了这一问题的谢处长也正在开会研究当中。当晚,谢处长与局里的罗平华处长一起与张咏见面,对这个话题一直讨论到深夜。

  广东省的保健企业在全国具有领先的地位,约40%的市场掌握在广东保健品企业手中。当草案发布出来之后,一些具有敏锐触觉的大企业已经意识到问题的所在。7月初,张咏的电话就不停的响了起来,自药健字取消之后,把药和保健品分开管理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但现在食品安全法里也看不到保健食品的踪影,这次大家都着急了。

  几家大企业率先组织了讨论会议,张咏回忆道:“中山完美的总经理张旭辉、安利的生产总监许洪明、康富来的刘厂长相都约齐聚我们协会进行讨论。”这些企业都已经纷纷召开了紧急会议进行讨论,他们最大的担忧是政府可能想废除保健食品,取消国食健字号。

  假如这一猜测是准确的,这对保健品行业将是毁灭性的打击。“保健品没有了法律地位,市场上不可以销售,工厂不可以开机生产,市场流通也是违法,所有的从业人员都意味着在从事违法之事。”当大家都很茫然的时候,广东省保健行业协会集合安利、雅芳、李锦记等企业进行了多次的讨论,大家的意见都非常一致——绝对不能坐以待毙!“1000亿的保健品市场,意味着全国人均消费接近100元,这样的消费市场是相当的突出的,保健品产业这20年来的发展也是其他很多行业无可比拟的,我们必须向立法部门反映意见,发出声音!”张咏在复述当时情景之时,流露出彷如当时同样着急和激动的神情。

  这是一个漫长的讨论过程,张咏回忆,多次的会议研讨都持续到凌晨一两点。在多次的意见征询和讨论过后,最终由保健协会牵头形成了决议,企业集体签名后分送到卫生部、卫生监督局、全国人大法工委、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卫生厅姚厅长。张咏也亲自跟进了送交的情况,逐一与相关部门联系,“某年某月某日我向贵部门送来了文件,用的是什么样的信封,大概多厚,请问收到了之后处理的情况怎么样……”细致的跟进送递情况。10月,当时中国保健协会征询了全国企业的意见之后在北京也召开了会议,并将全国的意见压缩成5页纸的文件,通过理事长张凤楼约见韩启德委员长。而张咏则率队中山完美张旭辉、安利许洪明、雅芳高寿康、太阳神、健康元的总经理等七人到中国保健协会进行下一步的工作。“我们每天像上班一样,静候委员长的接见。”张咏说道。

  10月27日,人民大会堂的新闻发布厅上,韩启德委员长与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新闻发言人颜江英接待了张咏一行人。张咏第一时间向委员长作出报告:“保健食品在全国的总量十分巨大,广东省占一年三四百亿的市场,像安利这种行业的旗帜每年纳税20多亿。希望委员长跟立法委的同志说一下,对保健食品网开一面,不要忘记了保健食品,不要忘记了保健企业在为全民医疗减少开支上所作出的贡献。”韩委员长听到后对张咏笑语:“这个事情我比你们更着急。收到信件之后就着手召集相关的同志开会了。”其后,韩启德、颜江英接见了张咏一行人,在一个多小时里,到会的企业和协会代表都积极的与委员长对话,反映行业里最真实的声音。

  经过多番的沟通和反映,以及这次重要的会面。协会和企业的这种自发行动达到了预期的效果。韩委员长把意见带到会上去,经过全国人大法工委的审议,终于在第三次草案征询稿上增加了这对保健品企业来说至关重要的一条法律条文。这也意味着《食品安全法》正式确立了保健食品的法律地位。

  回想整个历程,多次的聚会讨论张咏仍然历历在目,“在北京有一次自发的讨论会议有多大60家的企业主动赶赴参与”。张咏表示,在北京焦急等待韩委员长的会见的时候是最深刻的,韩委员长的工作比较忙,结果等待了3天的时间才最终见面。整个事件的处理过程在外界看来也处理得甚为低调,张咏表示,中国保健协会的秘书长张凤楼所付出的努力是非常大的,“他是卫生部的老部长,跟全国人大法工委也比较熟悉,作为中国保健产业的掌门人,他个人对此事件也非常重视。他一直沿用了卫生部的严谨认真的作风,多次给大家开会时的讲话都非常中肯,建议企业不要在网上乱说话、不要面对媒体乱发牢骚、不要有偏激行为,认为我们要通过正当的法律途径、语言途径跟相关部门去反映和沟通。这种方式从现在的结果来看是处理得非常得当的。”

  后语

《食品安全法》第五十一条 国家对声称具有特定保健功能的食品实行严格监管。有关监督管理部门应当依法履职,承担责任。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声称具有特定保健功能的食品不得对人体产生急性、亚急性或者慢性危害,其标签、说明书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内容必须真实,应当载明适宜人群、不适宜人群、功效成分或者标志性成分及其含量等;产品的功能和成分必须与标签、说明书相一致。


  从第五十一条的内容来看,这是一条要求严格监管保健食品的法律条文,这次行动争取回来的法律条文显示出保健行业的一种自律行为。这一事件最终有着何种意义,张咏作出了如下解答:“这对保健行业的意义重大。从法律地位上承认了保健食品是存在的,市场上是必须的。保健品市场20年来比较混乱,假冒伪劣产品充斥市场,在老百姓心目当中是声誉并不健康的健康产品,这对行业是一种鞭策,也是向行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行业自律。”

  今天,张咏回溯当时的顾虑,也已经找到了答案。相关部门其实根本没有忽略保健食品,法工委曾向他表示,《食品安全法》里所说的食品就包括了保健食品,法律讲究简化,不需要特别的提及。但张咏认为,立法机关和行业都可以理解这个原因,但消费者则不一定理解,必须给保健食品一个明确的法律地位,才更有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国家在保健食品方面也希望逐步与国际接轨,对其立法。张咏透露,国务院已经起草了《保健食品监督管理条例》,征询意见也已经收到了,行业内证在研讨和收集意见,并将意见反馈给卫生部。

  “我希望我们全国保健品同仁加强行业自律,给消费者非常好的消费环境,给政府一个满意的答复,政府确实为我们保健食品行业网开一面,所以广大企业要继续加油、继续努力,回报社会,回报政府。”

(责任编辑:文建国)

39健康网(www.39.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