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吴孟超院士:立志解决人们的肝癌问题

2008-12-25    《当代医学》    

  人物小传:吴孟超,男,1922年8月生于福建闽清县。中国肝脏外科的开拓者和创始人,创造了中国肝脏外科的许多个第一,创建了我国第一所肝胆外科专科医院和肝胆外科研究所。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等40多项奖励,在国内外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1200余篇,主编专著21部。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96年被中央军委授予“模范医学专家”荣誉称号,荣获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当代医学》:我发现好多“一”都跟“吴孟超”这三个字有关系,比如:创建我国第一所肝胆外科专科医院和肝胆外科研究所,获得40多项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005年度国家最(一)高科学技术奖……请问您取得这些成就的秘诀何在?

  吴孟超:每个人都要有一个奋斗的目标,我是一名医生,我的目标就是要解决人们的肝癌问题。只有人们身体健康,国家才能兴旺发达,我们的科学研究才能进步。

  我的目标就是,向着肝胆外科进军,就是要解决肝癌的问题。经过五十年的研究,肝癌治疗进步是有的,但在今天看来,就手术这一项来说,无瘤生存率在百分之二十几,但是术后复发率是50%~70%,所以说还没有解决问题。当然这已经比过去要好多了——过去肝癌是癌中之王,谁也不敢动,一经诊断就是等死啊。我们希望,无瘤生存率能够达到90%以上,甚至100%,这才是理想的水平,所以还要不断前进。

  我们这个专科医院已经有五十多年的历史了。1958年开始的时候只有一个研究小组,做基础研究,以后开展临床研究,逐步发展。

  到1978年“科学的春天”,我去参加全国科学大会,大会上的一句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那就是邓小平提出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1979年2月,我们把肝胆外科从长海医院普外科分离出来,建立了我国第一个肝胆外科。招收研究生,培养人才。

  从1978年到现在这三十年的发展是飞快的。1980年发展专科,90年代发展医院,医院原来只有197张床,现在发展到700多张床,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肝胆专科医院。

  获得2006年的最高科技奖以后,我联合上海市的几个院士,向温总理写了封信,要求继续研究肝癌,设立重大项目。温总理很重视,给各部委发了文。

  国家卫生部将肝癌集成式研究列入“十一五”国家传染病重大专项,并于日前进行了项目招标和审批。而且,国家发改委已明确表示,将在上海建立一个集国际领先性、不可替代性和高度开放性于一体的一流科研平台——“国家肝癌诊疗科学中心”。这样一来,就可以集中全国的力量进行肝癌的研究。

  《当代医学》:谈癌色变,人们对癌症的恐惧可见一斑。作为抗癌专家,您认为患者应该怎样认识和对待肝癌病患,才更有利于治疗和健康?

  吴孟超:我国是一个肝癌高发国家,一年新发病例35~40万,占世界的50%。为什么高发?因为我们国家肝炎很多,乙肝有1.5亿,乙肝不好好治疗就变成肝炎、肝硬化、肝癌。是不是每个人都要经过这“三部曲”,不一定,和个人的体质有关系。

  但是对肝癌患者的回顾检查发现,90%以上的病人都得过肝炎,这就说明了,肝癌和肝炎有密切关系。当然,环境、水源污染,饮食卫生等因素,也和肝癌有关。

  得了癌症,是不是可怕呢?过去来讲,肝癌是癌症之王,好多人得了肝癌之后,精神马上就垮了。经过五十年的研究,我们的治疗水平提高了,有些人活了几十年。我所知道的一个病人在1965年开的刀,现在仍然健在,今年已经90多岁了。这在过去简直不可思议,但是现在的技术可以实现。但是不是说所有人都能达到,有一定的几率。

  肝癌在我们国家是高发病种,这个病发展比较快,但是它是可以预防的,而且得病之后是可以治疗好的。只要注意身体,注意检查,早期发现,尽早治疗,效果还是很好的。

  《当代医学》:生活质量和生存期可能是肝癌晚期患者比较关心的两个话题,在这方面,您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吴孟超:早期肝癌我刚才已经讲过了,对于中晚期肝癌,现在有一种理论,叫“人与瘤共生存”。就是说人瘤彼此和谐相处,共同生存。为什么呢?因为得了肝癌需要治疗,治疗原则是这样的:要把瘤控制住,但是不要为了控制瘤,用大量的化疗药什么的,把一个人正常的东西打垮了。对于瘤,你不要在这里作恶,躲在这里,我养你,但是我的身体健康你不要侵犯。

  现在有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呢?有。现在我们对这种病人采取综合治疗,使对健康的损害降到最小。人保持健康,瘤又保持长得慢,这样叫共生存。我们现在有生存五六年的,甚至七八年的都有,所以大家不要可怕。

  不能像过去那样,一发现癌就拼命控制,千方百计用各种方法治疗,结果把正常身体也搞垮了,这是不行的。要保存自己,控制瘤,就是这个原则。

  《当代医学》:肝癌有哪些治疗方法,利弊如何?

  吴孟超:肝癌有几种治疗方法,早期发现,第一个常用的就是手术把它切掉。因为从临床上看,手术治疗的效果最好。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手术,因患者的身体情况、年龄等而异。第二个是微创治疗。第三个,有免疫治疗,有化学治疗,放射治疗,生物治疗,最新的有生物治疗的研究,像利卡汀也是一种生物治疗。

  治疗方法很多,对于治疗方法我们要选择适当,不能滥用。

  当然有的医生经验丰富,有的经验少,有的对这一行有专门的研究,有的对这一行马马虎虎,所以这里面差距很大。所以说治疗要搞一个继续研究,要搞一个规范化的治疗方案。有规范化治疗就有指导意义,有指导意义全国医务界就能统一,这样对病人更有利。

  《当代医学》:您一直提倡肝癌的综合治疗,您认为目前解决肝癌术后转移复发率偏高的方向应该是什么?

  吴孟超:为什么容易转移?为什么复发?为什么有人开了之后转移,有人开了之后就不转移?这都需要搞基础研究。

  这里面有很多因素,跟癌细胞的侵蚀性生长,癌细胞的分期,癌细胞的活性都有关系。还有外环境,肿瘤生长周围的环境怎么样,每个人的体质怎么养,抵抗力强不强。还有肿瘤生长的速度,那一种肿瘤生长快,哪一种肿瘤生长慢,也是有关系的。以及治疗手段做得是不是恰当,比如开刀,这么大一个瘤子要切掉,有的人很轻松一下就切掉了,有的人挤来挤去就把癌细胞挤跑了,就容易复发,都有关系。

  这些因素通过规范化治疗都能够统一起来,我估计复发率就可以降低。

  《当代医学》:通过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前期的应用,您对利卡汀有着怎样的认识,本次启动利卡汀肝癌术后抗转移复发的多中心临床研究的目的是什么?您认为,通过此项研究,会对肝癌综合治疗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吴孟超:利卡汀是一个放射性物质,对于杀伤癌细胞肯定有作用的,应用于临床是有效的,这个已经明确了。这种作用用什么方法,是打针还是口服还是什么,都需要考虑。现在肝癌有很多情况,有早期的,中期的,手术以后的,晚期的,到底用在哪一阶段最好,用什么方法最好,都需要考虑,同时还要预防复发。

  对于肝癌来说,手术切除是最主要的治疗方法,能切掉的最好切掉,加上其他治疗,复发率会低一下。利卡汀能不能预防复发,现在在研究这个工作,做大量的研究以后就会得出结论。我觉得利卡汀还是很有希望的,是肝癌综合治疗中的重要的一环,当然还有其他的综合治疗,提高身体抵抗力的免疫力的药也是可以的,还有抗乙肝的药,也需要用。

  《当代医学》:这项研究是临床研究单位和企业联合开展的,您如何评价这种合作模式?

  吴孟超:我们以前是搞慈善家捐助,主要做慈善事业。但现在,我们研究了以后跟企业讲,企业有钱,所以他们可以做。我原来就提出过,院企合作才能发展我们的科研事业,才符合科学发展观。

  我从来就主张院企合作,医院或科研院所要和企业家合作,这样两家结合起来,会使我们的科学发展更快。

(责任编辑:吴佳子)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